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资料 > 正文内容

台湾蓝绿立委数度开打上演水球大战 实习生乱入被杀鸡儆猴

发布日期:2019-05-16 00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核心提示:实习生向立委丢水球,因长期在大陆念书被上纲严惩“杀鸡儆猴”;蔡英文政府整肃的对象转到台湾的军公教,对到大陆的公职人员进行严格列管;海外的侨界也风声鹤唳了,十多名

  核心提示:实习生向立委丢水球,因长期在大陆念书被上纲严惩“杀鸡儆猴”;蔡英文政府整肃的对象转到台湾的军公教,对到大陆的公职人员进行严格列管;海外的侨界也风声鹤唳了,十多名侨务委员因为到大陆,全数都遭到免职,侨界大爆请辞潮。

  彭诗婷:欢迎收看《台湾一周重点》,我是彭诗婷。这个礼拜台湾有哪些重要的讯息呢?节目一开始先带您快速浏览。

  解说:内斗不断,有关蔡政府将进行行政院内阁改组的传闻始终未歇。先前先传出由台南市长赖清德组阁,近日又谣传,可能是高雄市长陈菊接手。而根据亲绿智库民调显示,2020大选,赖清德的支持率大胜现任领导人蔡英文。

  蔡英文政府上任之后推动公教年金改革,下一步阶段目标是军人,预计将删减退役军人退休金,引起部分退役军人不满,本周前往军事部门大门前扎营,展开为期四天的绝食静坐抗议,声称如果没有获得回应,抗议行动将升级。

  候任党主席吴敦义坚持8月20日才上任,不过近来在立法院处理年金改革和前瞻条例预算案等节节败退,遭批评,群龙无首。吴敦义本周分批约见党席立委座谈,希望能尽速整合党内资源,强化党中央和立法院党团之间的互动。

  由宋美龄成立的妇女联合会已经有67年历史,近日遭到蔡政府主导的党产会质疑,是附随组织。在官方强大压力下,经过协商,妇联会决定捐出八成资产,大约312亿台币给公库,并入社福基金会,形同宣告妇联会走入历史。www.kj888666.com

  台湾日前发生首例充电宝在火车上爆炸事件,主要行驶东部铁路的普悠玛列车,本周经传旅客行李箱内的充电宝爆炸,车内满是浓烟,索性无人伤亡。警方初步判定是充电宝的电线短路酿祸,台铁未来也将评估乘客携带充电宝纳管的必要性。

  彭诗婷:当年蒋介石撤退到台湾的时候,颁布戒严令,大兴文字狱,只要是反对的人就会遭到整肃迫害,那时候也被称为是“”。但没有想到解严到现在已经30年了,在全民执政之下,台湾却大走回头路,仿佛进入绿色恐怖时期。相关话题我们今天特别请到两位来宾和大家聊聊。首先欢迎的是前立委邱毅委员以及时政评论员黄智贤。

  彭诗婷:一名学生因为在立法院的朝野冲突当中跟着立法委员丢水球,结果就遭到了蔡政府的群起围剿,移送法办,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长期在大陆念书。

  解说:日前立法院为了审查前瞻基础建设的预算,蓝绿立委数度开打,上演水球大战。

  解说:混乱中带着眼镜的这名男子也拿起水球朝立委身上丢,事后调查发现,他是一名台湾籍韩姓学生,暑假期间到立法院见习采访,却一时兴起跟着丢水球。对于学生的脱序举动,立委强烈要求严办。

  林志嘉(立法院秘书长)认为相关行为皆由录影画面证实,已公然触法。本院将就韩福宇的违法行为移送法办。李彦秀(立委)持不同意见:到底违反在哪里?有犯罪在哪里?我觉得或许行为不妥,但是到底犯法在哪里?真的是小题大做。

  解说:韩姓学生事后在个人的社群网站上发文道歉,但立委依旧愤愤不平,质疑韩姓学生在大陆念书,长期遭吸收,定有政治图谋,甚至无限上纲,认为丢水球已是严重的安全问题,坚持将他移送法办。

  彭诗婷:这一名丢水球的学生最主要是因为他在大陆念书,就这样被无限上纲。事实上就这样的移送法办,照道理说他行为是不妥,但是应该也是没有到移送法办,应该是罪不致死才对。因为跟过去反服贸的学生相比较,真的是小巫见大巫,真的是小题大做了一点。

  这个是不是蔡政府双重标准呢?因为韩姓实习生他向绿委丢水球的时候,这个处置就是违反了《刑事诉讼法》,还有《社会秩序维护法》,就移送法办。但是像反服贸的学生,他们翻进了立法院,还有占领立法院议场23天,还有多样物品都被他们毁损了,但是政府都没有提到。然后还有,这些学生也闯进行政院大肆破坏,结果行政院长林全他决定要撤告。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很明显的两套标准,天差地远,真是令人咋舌。我觉得这起事件想请教委员,为什么会这个样子?好像千错万错,就错在这个学生他到大陆去念书,然后就被扭曲抹黑成你到大陆长期的念书,你是不是要帮着大陆来去激怒台湾人一样,就这样无限上纲,你的所作所为,你怎么解读这个事情?

  邱毅:我首先先澄清一件事,韩福宇,现在被移送法办的这个学生,他的丢水球的行为没有不妥,那没有不妥也没有违法,为什么呢?我在立法院工作了10多年的时间,立法院的生态我太了解了,今天要抗争的时候,如果要丢水球,撒面粉,事前大概立法院的秘书长林志嘉,苏嘉全的秘书长,一定会事前被照会,意思告诉你,我明天可能在会场要丢水球了。那或者我本来说丢石头他说不行,或者丢粪便他说不行,那大家商量的结果说丢水球好了,丢水球不会造成伤害,无伤大雅,那抗争的意思动作也做到了,也对选民有交代了。立法院其实就是干这种事情。

  既然双方之间朝野是有协议的,那丢了水球,撒了面粉,基本上立法委员可以撒,助理也可以撒,那助理带进来的媒体实习生,通常进来的时候也是个助理的身份,进到立法院的议场里面来。那跟这立法委员,跟着立法委员的助理,跟着立法委员的秘书在丢水球,撒面粉,还有什么行为不妥呢?

  接下去我就讲对比的问题,那就更清楚了,在“太阳花之乱”发生之前,像林飞帆、陈为廷这些“太阳花”的暴徒,那个时候他们聚焦的一个据点在哪里?在教育文化委员会,他们那时候目标对准的是教育部。你记不记得曾经媒体有拍到一个画面,也就是他们到教育部的教育文化委员会里面,面对教育部的官员咆哮,甚至踩在主席台的桌上,作势要去打教育部的官员,有没有事?没事啊。立法院有没有移送法办?没有啊。逐渐地让他们得寸进尺,后来发生了“太阳花之乱”,“太阳花之乱”进到立法院,砸毁了立法院的招牌,而且盘踞了议场23天,不让立法委员进来开会,这个完全阻挠了议事的正常的进行。而且在过程里面见到了蓝营的立委,尤其在电视上看过讲话的蓝营的立委,他们就会做事要打人,要拉扯,要跟着你辩论,那我请问你,这个行为会不会比韩福宇这个学生要严重的许许多多?

  邱毅:太多了嘛。那时候不是讲嘛,“太阳花”的这名暴徒,蔡英文政府当局不是讲,这个叫公民不服从政治正确,所以后来对他们予以宽待,所以都是法律上无罪,还被捧成政治明星。说的更白一点,叫嚣的很严重的的立委叶宜津,她的丈夫在大陆念硕士,念硕士的时候还一样是台籍的大陆生,那为什么叶宜津的丈夫没事?然后这个韩福宇就要被挂上抹红,带一个红帽子,甚至把他引设共谍,要把他完完全全地抹红抹黑,然后再作为把他移送法办的合理化的理由跟借口。你不觉得这个就是搞“绿色恐怖”吗?这个就在搞双重标准,为什么?因为现在里面上至蔡英文,下至民意代表,他们都知道,整个的寿命不久了,很快被推翻的,那种恐惧、焦虑,惊弓之鸟,杯弓蛇影,所以他认为说我只要采取“绿色恐怖”,压制反对的声音,就可以保障他的政权,可以维系下去。所以拿这个韩福宇来开刀,杀鸡儆猴,意思告诉你,我对韩福宇丢水球,我就移送法办,你们要怎么样?然后来吓其他的人,让反对的声音噤若寒蝉。

  尤其他们太了解的生态了,是个没有用的政党,所以的委员敢不敢出来帮韩福宇义正词严的说话呢?不敢啊。最后讲的都是说,韩福宇也有行为不当,也有错,我不赞成他的行为,多么的无耻,你们也丢水球啊,这个韩福宇是看着他们丢水球才跟着丢的,说实话,我如果是韩福宇那个年纪,我也到立法院去担任实习,我不是丢水球而已,我会冲上去把(立委)打一顿的。所以这个行为有什么错呢?所以的立委,的民意代表,的中央,根本没有所谓的帮帮政治正确的一些年轻人来说话。所以怪不得它没有办法得到年轻人的拥戴与支持。而就抓住这一点,知道你不敢为韩福宇讲话,而且没有胆,现在杀鸡儆猴,对付了韩福宇一下,马上就缩回去了,马上就软了。所以你看本来很猛,还冲撞,还呼耳光,结果呢?韩福宇移送法办以后,你看看的气势,整个一落千丈,完全被抓到软肋,软肋就是你怕事,怕死。在这种情况之下,说实话,为什么在台湾能够为恶的这么久,为恶的这么严重,关键就在于没有制衡嘛,权力没有被关在笼子里。

  彭诗婷:好,所以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。请教智贤姐,就像委员刚刚讲的,的亲友,然后去大陆念书,去经商,我们是正正当当,清清白白,但是你如果今天不是,不是绿色的,然后你去的话,哎,有政治图谋,譬如说像是丢水球,有罪,然后闯立法院,破坏行政院无罪。我今天砍的是蒋介石铜像的头,无罪,我砍的是八田与一铜像的头,就有罪。这是什么样的逻辑?什么样的双重标准呢?

  黄智贤:在台湾生活大家应该已经很习惯了吧,其实台湾最大的安全问题就是,那因为它是一个理直气不壮,没有办法经过现实跟历史跟立场的检验,所以它必须扭曲成许许多多奇怪的形状,所以必须是双重标准才能够自我说服。韩生这个事情,为什么第一时间立刻抓灰衣人是谁,抓到了灰衣人,这完全是一贯的手法,他们早就知道他是谁了,为什么?现在控制了立法院,他进去的时候是台湾的一家比较公正的媒体带进去,他是实习记者,实习记者什么意思呢?就是他并不是这个媒体正式的员工,而他还是大学生,他现在正在实习的。那当时他不是以记者证进去的,他是由立委的助理带进去的,所以他其实是一个比较像观察者。

  我的立场,今天你是实习生,你不是立委,你进去丢水球我认为是不当的,我第一时间就讲。但是今天在立法院跳出来质疑他们的,自己是做强盗的,荣华富贵,然后你跑出来说,韩生,你红线停车,你没有缴停车费,所以我要把你抓去杀头。天呐,有这个理吗?所以他的不当叫做红线块的停车费我没有缴,那个杀人放火,我讲这样做强盗,怎么样?黄国昌是时代立场的党主席,当年“太阳花”三年前进去的,他不是爬进去,他是进去的,然后抢夺警棍。我手上面有一个判决书,判决书怎么讲呢?为什么“太阳花”无罪?因为他们抢夺了警察的警棍,跟盾牌,但是他没有用警棍来,这样已经很好了,所以他无罪。抢警棍都无罪,是明明白白白纸黑字讲他们抢警棍,然后他们把牌匾拆下来,拆下来在地上踩,这叫会不会毁损公物?然后他不准立法院开会23天,这叫不叫瘫痪议事运作?然后他还不准立法委员离开立院,说你们不准给我走,然后立委还跑出来喊冤说,我们是自己人,你应该去对付,怎么会对付我们呢?记不记得,那都有画面的,我们都其实把它调出来看过的。还爬在蔡正元的车子上面,不准蔡正元离开立法院,这叫什么?这叫不叫做妨碍自由?

  然后他们还组织民兵组织,住在立法院附近的一般的居民要出示身份证说证明,上面有写你们家地址是在这里,我才放你出去。记者要进去采访还要检查记者证。种种的不堪,对立法院的破坏,所有椅子、设施、机器都破坏,一般的估计从一千万的损失到一亿的损失都有。其实在台湾它指控别人不需要证据,在台湾,只要你有的党证,只要你是,你说什么做什么都可以,都有免死金牌,本来就是这样。

  彭诗婷:这样听起来的话,我觉得,委员,好像一种社会氛围是,如果我们今天跟大陆很友好,很喜欢大陆,很亲近大陆的话,我就会被扣上红帽子,然后就被妖魔化,好像就是说变得示威要宣誓,跟宣誓效忠,然后否则的话我今天所作所为,我就可能会被无限放大,这样根本就是撕裂台湾嘛,你怎么解读?

  邱毅:其实还没有这么单纯,你说在那些的那些立法委员,以早期的“风尘三侠”,到现在新冒出来的“风尘八侠”,说实话吧,他跟大陆关系更好,他们进入大陆更频繁,这些的跟大陆关系好得不得了,有多少人在大陆读书、有多少人在大陆想办法弄个学位、有多少人在大陆吃喝玩乐、有多少人在大陆到夜总会里面放浪形骸,然后吃台商的钱,吃完以后,晚上再带着女的,然后去嫖娼。这些的这些民意代表或政治人物的恶行恶状,太多太多了,如恒河沙数。这些行为如果换成在蓝营的政治人物的身上,那完了,红帽子马上一戴,你就是共谍,你就跟大陆暗中款曲要颠覆台湾。所以今天韩福宇这个学生,说实话非常的冤枉,他只是被拿出来做一个标的,来做杀鸡儆猴,来发声,寒蝉效应的一个工具而已。

  黄智贤:苏嘉全甚至利用这个事情要求媒体道歉,这就是杀鸡儆猴,就是抓到这个不是辫子的辫子,我立刻公开,立法院还公然行文给媒体,叫你说明,全世界没有听到这样,你如果这个媒体去向立法院说明,就是下跪求饶了。所以媒体的回应就是说,除非你立法院改名叫法院,不然我不会去说明。可是这个是一个释放给所有媒体的讯息,就抓着一个实习生,丢了水球,而且这个水球其实是,那个时候“太阳花”说是阻却违法,公民不服从,而前瞻是公然违法,所以为什么会丢水球?是因为我拿你没办法,你用暴力做违法的事情,硬要花这个钱,我拿你没办法,我只好丢水球,这样子然后来对付媒体,www.13851c.com,所以要媒体要乖乖听话。

  更多金牌时评、热点解读、主播风采、幕后猛料?嘘!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(ID:phtvifeng),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。

  因公司首发上市募投项目的规划时间较早,随着公司及银行 IT 技术建设的快速发展,国内经济环境发展变化等原因,在实施募投项目过程中,公司发现在目前市场环境下存在投资预算总额偏高的情况,计划的投资结构与当前市场情况存在一定差异,且部分项目的技术研发因市场形势变化进程有所延缓,导致部分项目实施进度延后。

  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称“海通证券”、“本保荐机构”)作为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公司”、“科蓝软件”)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保荐机构,根据中国证监会《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 2 号——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管理和使用的监管要求》、《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》、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》及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保荐工作指引》等法律法规的要求,对公司调整募投项目投资规模、投资结构以及部分募投项目实施进度的事项进行了核查,发表核查意见如下:

  4月2日起,2019年“五一”小长假首日火车票正式开售,广大旅客可通过12306网站、95105105电话购买“五一”小长假首日(5月1日)火车票。